河北 邯郸市 馆陶县 正信农业合作社 坑爹啊

  事件:馆陶县正信农业合作社(说拥有相应合法资质),自五月八号开始股民提不出现金,给不少急用股民造成了极大困难,也给各个村业务员心里上造成沉重负担,精神几乎崩溃,政府再不出...

  事件:馆陶县正信农业合作社(说拥有相应合法资质),自五月八号开始股民提不出现金,给不少急用股民造成了极大困难,也给各个村业务员心里上造成沉重负担,精神几乎崩溃,政府再不出面解决,恐会出群体事件! 因本次涉及面广,涉及村民甚多,初略统计有上千户居民入股,波及几万人!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眼看他起高楼,眼看他楼塌了。”用这句话来形容河北邯郸上百家“病变”的农民专业合作社,恐怕再恰当不过。

  18%的利率,甚至更高;绑架政府信誉,曲解专业合作社政策……所有这些,都足以吸引朴实的农民将用汗水换来的钱存进合作社。以至于直到今天,仍然有农民社员不相信,馆陶县正信农副产品购销服务合作社,这家县里最“正规”的合作社因何会垮掉。

  在监管缺位的情况下,以互助的名义疯狂吸收来的资金去了哪里,对于社员而言,几乎是谜。这样的农民专业合作社,究竟是互助,还是圈钱?

  据《河北日报》今年3月报道:馆陶县已成立农业专业合作社176个,覆盖种植、养殖和农事服务等领域,入社农户年均增收15%以上。

  不过,截至7月中旬,《民生周刊》记者到馆陶县时,176家合作社中的多数已经关门,仅有十几家开门营业。

  “两个月前,一条不足两公里的街道上,就有几十家专业合作社。”一位出租车司机说。

  “以前,馆陶县城豪车遍地,连宝马、奔驰等都不入流。”谈及专业合作社对当地的影响,馆陶本地一位不愿具名的公职人员告诉记者。他说,正信合作社出事后,这些豪车几乎一夜间都不见了踪影,甚至连普通的车都很少见。“这些豪车车主多是合作社的老板,有些还是20多岁的年轻人。”

  成立于2010年7月的正信合作社,其宣传材料上写着:带领成员走共同富裕、互助共赢的阳光道路。

  然而,事实证明,正信合作社所走的却不是一条阳光大道。直到今年5月,开始有消息传出,吸储1.24亿元的正信合作社垮了。

  关于正信合作社的出事,外界流传着多种说法:老板已经失联甚至跑路。“外面传的老板跑路信息不准确,正信合作社老板目前被监押在县看守所。”曾是正信合作社代办员的陈玉盛告诉记者。

  由于与正信合作社理事长崔焕廷关系比较密切,作为知情人,陈玉盛向记者讲述了事件的来龙去脉。

  据他回忆:2014年5月中旬起,社员们从正信合作社取钱就受到限制,由此发生了挤兑现象。直到5月30日前,合作社的负责人任志广和崔焕廷被软禁在一家酒店。后来,二人被羁押进馆陶县看守所。

  多位合作社社员及代办员均向记者表示,正信合作社是全县176家合作社中最正规的一家。“初听它垮了,当时真不敢相信。”陈玉盛说。

  “除了获得高额利息外,还可以免费安装有线电视,免费领取玉米和小麦种子。”谈起加入正信合作社的好处,一位社员这样告诉记者。

  关于免费安装有线电视,记者了解到,指的是馆陶县委、县政府实施的“有线数字电视村村通工程”,该工程由正信合作社投资,而且拥有收益权。

  不可否认,正信合作社所经营的一些涉农服务的确获得了外界认可。有媒体曾报道过正信合作社创办的“正信粮购服务站”, “被乡亲们亲切地称为咱老百姓家门口的‘粮食银行’”。

  不过,在当地人看来,正信合作社能够获得信任,关键还在于他们得到了当地政府的重点扶持。

  “在正信合作社及其卫河分社成立时,时任县委四大班子领导均出席了成立仪式。当地的电视台和报纸都进行了大量报道。”衣庄乡西来村代办员刘玉广回忆。

  正信合作社党支部的成立,更增加了农民对其的信任感。刘玉广向记者展示了他当时从合作社领取的入党申请表。“出事后,党支部的牌子也被摘掉了。”

  更具蒙蔽性的是,正信合作社的多位领导都有过政府工作经历。“理事长崔焕廷为县农业局种子公司原总经理,县人大常委会原主任王天仲任合作社总顾问,一位县工商局原办公室主任是合作社的坐堂经理。”一位不愿具名的代办员告诉记者。

  此外,合作社还能够向社员出示工商局开具的注册登记手续、银行开户证明等,他们还“拉大旗作虎皮”,将国家支持农民专业合作社发展的政策印发给社员。

  “他们其实是利用老百姓文化水平低的劣势,故意曲解政策。”一位合作社方面的专家说。

  “各方面都很正规,由不得你不信。”刘玉广说,在众多合作社中,正信合作社的利率并不是最高的,之所以选择加入他们,就是感觉比较正规。

  在馆陶县城新华街,记者看到了大门紧闭的正信合作社办公楼:整幢楼共6间,分为两层。一层悬挂的牌子上写着:正信农副产品购销合作社,二层则是:信诚投资有限公司。

  在一份信诚投资公司的宣传资料上,记者看到:信诚投资有限责任公司旗下掌控着包括馆陶县正信农副产品购销服务专业合作社在内的数家公司。

  记者了解到,信诚投资公司总经理崔焕廷,兼任正信合作社理事长。据知情人士透露,信诚投资公司董事长任志广是正信合作社发起人,也是幕后操盘手。

  “组织采购、供应成员种植所需的生产资料;组织收购、销售成员种植的产品;引进成员种植所需的先进技术。”这是记者在馆陶县工商局查阅到的正信合作社注册时承诺的业务范围。

  根据正信合作社宣传材料和知情人提供的一些资料中,记者了解到了资金可能的去向。

  资料显示,正信合作社所进行的投资包括,顺吉二手车经纪有限公司,位于邯郸市高开区的正信合作社律师楼,邯郸市宝岛大酒店[-0.49%]以及占地610亩的邯郸耒马台采摘园。此外,还有取名自信诚投资公司的“信诚公园”,知情人告诉记者,“该工程由馆陶镇政府承建。”

  知情人透露,馆陶县的芙蓉小区以及山东冠县、邯郸市均有正信合作社投资的房地产项目。

  馆陶县城的阳光超市,正信合作社也参与部分投资。“正信合作社出事后,该超市被抢了。”一位代办员告诉记者。

  正是因为有了上述投资项目,陈玉盛对合作社资金链断裂的说法并不认可。在他看来,正信合作社出事是任志广和崔焕廷之间的内讧导致的。

  陈玉盛透露,早在合作社成立之初,任志广就承诺崔焕廷可持有41%的股份,但一直没能兑现。于是,在一月之内,崔焕廷将合作社的资金转移到自己名下,从而引发整个合作社资金链断裂。“只要总经理签字,就能将钱以贷款的名义转出。其中,还以我的名义转出500万元,加上其他5个人,总计转出近4000万元。”他说。

  “农民专业合作社吸收储蓄是否合法?”采访中,曾在农村信用社工作的张广寿数次提出这样的疑问。

  “农民专业合作社属非金融机构,严禁吸收社会公众存款,严禁对外发放贷款,严禁从事业务范围以外的经营活动。”这是记者在馆陶县农协办悬挂的“农民专业合作社合法经营监督牌”上看到的内容。

  据记者了解,监督牌是在正信合作社出事后,由馆陶县农工委、农协办、金融办、公安局、工商局、银监局共同制作的。“悬挂在各专业合作社的办公区,以提醒农民防范风险。”馆陶县农协办主任闫书红说。

  “现在很多合作社依然在暗中吸储,只不过很少有人再将钱存入。”张广寿透露。“合作社吸储在馆陶已是公开的秘密,如果不合法,为何没人管呢?”他说。

  在馆陶县2010年8月31日发布的一份名为《关于加快推进农民专业合作社规范发展》的文件中,记者看到了馆陶县农民专业合作社领导小组名单。领导小组由县委副书记、副县长牵头,包括农工委、农协办、工商局等在内的12个部门的负责人,另有8位乡镇领导。

  馆陶县工商局方面回应,自己只管注册登记,无监管责任。馆陶县农工委常务副书记马海峰也明确回复:“不归我们管,这事归农协管。”

  “谈不上监管,主要是指导、培训等服务,以此来规范合作社发展。”在接受记者采访时,闫书红说:“即便这些专业合作社超出营业执照规定范围,我们也没有执法权去查处,所以没办法监管。”

  她回忆,2007年之前,馆陶全县只有十几家专业合作社。一般在合作社成立前,农协的工作组会先进行考察,然后出具考察报告。程序很正规,合作社也必须要具有与申请合作社所述的具体项目,还须银行机构进行验资。然而,2007年开始所有程序都减了。

  “也不用验资,考察也免了,只需出具5张居民身份证,便可到工商局注册成立一家合作社。” 闫书红说。(本刊记者郑智维郭鹏)

  哎都2啊。挣了钱给人家,贪小便宜吃大亏,也不想想,做啥生意有年息百分之24的利润啊,哎村民们都醒醒把,就是卖菜赔了还有菜呢,你们这????连本带息都没了吧。。。。这个教训有点太大啊。

 

发表评论